MXD

取消

地图进化论: 那些改变地图设计的关键节点

MXDer

MXDer

2018.8.10

在这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相信每个人手机里面都会装载一个地图软件。我们到陌生地方去,多多少少会依赖它指导你的出行。然而地图作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出行工具,很多人对它未必那么了解。

当今地图的设计,会根据功能目的的不同,划分为多种类型,如地区的地形图、地铁公交路线图、导游图、鸟瞰图等等。无论哪种,最终都是期望使用者能够快速地找到自己的位置,做出下一步的选择。

不同类型的地图展示

纵观地图的设计和发展,可以汇总出一个时间轴。从中能够看到地图设计发展的关键节点。

地图发展时间轴
  • 我从中抽取3个有代表性的节点,分享给大家:
  • 1. 前1300年,信息的纵深
  • 2. 公元前14世纪,地图标准化的方向
  • 3. 1666年,图形的简化与抽象

1. 前1300年,地图信息的纵深

最早的地图

在远古时代,人类没有文字,非即时交流通常以绘画进行。所以我们可以把那个时代定义为“对具象图形有极强的依赖”,也包括那些岩壁画地图。

公元前6200年,土耳其岩壁画地图

例如这幅诞生于公元前6200年的土耳其岩壁画。画的下半部分,错落堆叠的图形是当地村落的布局,村落后面带圆点的图形,则是一座火山。整幅岩壁画地图在表现手法上,并没有什么约定俗成的规则,全靠绘图者自身的绘画技巧。这样的地图,因为无法快速锁定目标地点,所以通用性很差,普通村民理解起来极其困难。

地图中文字的出现

人类进入奴隶时代之后,各古文明的文字被沉淀下来,地图上出现了关键道路的名称和地名,这就意味着可视化的地理信息有了文字层面的注释,也意味着地图信息的展现有了更多的层次,我将其称之为“信息的纵深”。

因为文字的出现,地图的基本形态在这个时期已经被定义清楚,它成为人类使用最长久的“信息可视化”的设计模型。

以此为启发,在任何信息可视化的设计中,关键设计的处理可以通过添加图形或者文字注释的方式增强其信息的纵深,以达到层次分明,重点突出的目的。

都灵莎草纸图

例如这张《都灵莎草纸图》,它是一幅3300年前古埃出土的地图,距离最早出土的人类地图已有3000年。它描绘了尼罗河东北的布局和完整的地形结构,并且附带了金银矿藏的分布和地形图,绘图者利用文字,标识出图上值得关注的重点信息与说明,帮助使用者确认地点。直到现代,在设计功能性较强的地图时,我们都会在关键区域加强引导和指示性,从而加深信息深度和层次。

导览图设计

已经明晰的设计纵深的概念之后,我以下图“御茶水之站”到“御茶水折纸馆”的导览图作为一个例子,为大家分析一下导览图这个细分领域的信息纵深设计。

“御茶水之站”到“御茶水折纸馆”导览图
  • 底层:底图

在目的性很强的专项地图设计中,底图往往并不是那么重要,但它确是“认知的基石”,它帮助我们熟悉所在区域的基本概况。在设计表现上的层次往往都会被弱化,如果这个层级被刻意的装饰,那么实用性就会大大减弱,导致用户有可能找不到关键信息节点。

  • 第二层:道路和标志性建筑信息

道路和标志建筑属于辅助认知层级,不需要着重表现。这些信息并不是给到用户越多就越好,满图的文字反而会降低使用效率。设计者需要仔细地实地考察,在哪里出现建筑和道路信息更容易被用户发现,能够帮助用户认知方位。经过测试和研究表明,这类信息在路线转折与拐弯的节点出现会更有实用价值。

  • 第三层:途经点和串连路线

一张好的导览地图都会对途经点进行明确的规划,使用者跟随导览路线走,可以获得最优的游览体验,所以这一部分信息是相对重要的,用户随时随地都会查找这些信息,在层级上需要做到一目了然。更贴心的地图甚至会注解途经的安全须知。

  • 第四层:起点与最终目的地(终点)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始终是一副地图的重要使命。作为找到自己位置的第一步,和整体体验(找到目的地)的最后一步,怎么强调都是不为过的。如果不被强化,那么旅程很有可能会迷失。他们就像是一件事情的切入点和最终目标。

设定完这些关键信息的结构,一幅导览图也会跃然而出。正是这样逐级纵深的信息构成,让层层堆叠的终点信息更容易被用户关注到。

2. 公元前14世纪,地图的通用化与标准化

O-T地图

O-T地图

我们都知道,现代地图的呈现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但是在大航海时代之前,地图的方向都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甚至在中世纪的一个制图流派中,是以“上东下西,左北右南”的方式表现。因为整体像是以字母O和T交叠,因此把这种形态的地图叫做“O-T”地图。

地图向上所指的方位不是北,而是东,是因为太阳从东方升起。并且由于圣经中的伊甸园位于世界的东方,还直接将伊甸园标注在顶端。

地图整体外形圆环的字母“O”,代表环绕世界的海洋,中间的“T”是被抽象出来的黑海、亚述海、顿河、红海、地中海。顶部为亚洲,左侧陆地为欧洲,右侧陆地为非洲。这样形式的地图不仅概括了当时欧洲人对世界的认知,结构感很强的图形元素也具备一定的装饰性。

赫里福德世界地图

这幅“赫里福德世界地图”就是典型的“O-T”形态,是“上东下西”式的地图。它诞生于1300年左右,是现存至今中世纪最大的地图,其中包含了1000多条注解,并融入很多广为流传的神话元素作为点缀。

方向标准化与制图标准的蜕变

早期的地图在绘制时,只考虑与地点的对应性,并没有定义它与现实世界方向的一致性。人们在查看地图时,如果没有熟悉的参照信息(如房屋,建筑等),就会很容易陷入“找不着北”的情况。

上南下北的世界地图

地图之于方向,也揭示了这样一条认知规则:在知晓我所处位置的同时,提供方向信息参照,这样必然事半功倍。“方向”这个概念在地图的发展中逐渐被 “标准化”,随着航海时代的到来,上北下南形式的地图成为新时代的标准。方向的标准化对于提升地图使用体验方面的意义十分重大。

那么标准的地图为什么会确定上北下南的标准呢?

极地上下分布。这个习惯起源于“大航海时代”的到来。因为天气与温度的原因,航海时代跨越大洲的贸易,是不可能跨越极地环境的,贸易船只趋于在地球东西走向的温带和热带航行,因为没有航线,所以极地被边缘化,球体的剖线优先选择的极地。

北方在上。展开地图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发现,地球陆地大部分都在北半球。出于有价值信息优先排列的原则,陆地多的部分自然而然需要放在纸的显眼位置,也就是上半部分,这就是北方在上的由来。

标准化的元素

方向统一之后,后世越来越多的现实元素在地图上得到了标准化,其中比较典型的有:

  • 公共资源标识

我们在生活中经常会看到医院、停车场、港口、航线、铁路线等标识,这些标志元素的图形在现实生活中被标准化,之后在地图中得到继承,这样统一化的标准,大大提高了我们对于地图中标识的识别效率。

  • 自然的颜色

在等高线地图中,普遍会定义蓝色系为海平面(及以下),绿色系为平原,黄褐色系为高原,白色为雪线以上,并在中间阶层定义缓和的色阶渐变。这种对于色彩的定义,符合人类对自然地貌的认知,人们可以根据颜色,快速判断目标地形和海拔高度等。

  • 便于精确认知位置信息的地图元素

随着技术的发展,我们可以对地理信息越来越精确的知晓,所以标准化的比例尺,经纬度信息也会出现在一些特殊的地图上方便人们更精确的获取到位置信息。

3. 1666年,地图图形的简化与抽象

城市地图的设计

时间轴再往后走到了文艺复兴时期。早期城市地图设计,并非像我们今天这样。当时地图将城市所有细节尽可能地展现出来,并且力求与实际的地理信息形成视觉上的对应,这样的特性在文艺复兴时期达到了顶峰。 它带来的好处很明显,首先让地图极具装饰性,其次通过图形的不同快速锁定目标。

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也绘制过地图,这是一个名为伊莫拉的意大利小镇。这幅地图也是尽作者之所能,还原了小城的每一个建筑屋顶的细节。

达芬奇的地图手稿

在人口不多的欧洲小城这么做有充分的理由,但是随着人类社会和手工业的发展,导致更多人聚集而形成了很多伦敦这样的巨型都市,因此这样的地图表现手法不再适应复杂的城市结构。

地图的这种设计状态持续到了工业革命前夕的17世纪,一副具有现代性的地图在伦敦诞生了,作者叫做欧吉拜。他作为皇室任命的伦敦大火重建“誓约考察员”,绘制了这张地图。绘制的目的也很明确,用来规划大火后伦敦的重建工作,因此极具实用价值。

欧吉拜绘制的地图

这张地图和文艺复兴以前的地图相比,有如下两点很明显的改动:简化了建筑区域;强化了道路,并详细标注了城市的重要的街道和建筑。

从而实现了一幅城市地图该有的功能——使用者更清晰地知道自己该如何到达目的地。它也因此成为了现代地图绘制的分水岭,受到实用主义者的推崇和认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通用城市地图,也大都在这种表现形式的基础上,优化而来。

地铁路线图的设计

地铁路线图

这是一个大家都耳熟能详的设计——哈利·贝克的伦敦地铁路线图。它诞生于1931年。时至今日世界上所有的地铁线路图的设计都遵照了如下法则:

  • 抛弃现实生活中的认知与对应;
  • 将没有规则的路线走向,梳理成简单的几个角度;
  • 站点之间的距离标准化;
  • 每条线路赋予一个易识别的颜色。

就这样一幅地铁路线图被重新设计和规划,它推翻了人们对地图的固有印象,底图密密麻麻的信息占满全图,地点一一对应。这也给后来的地图绘制者很多启发,在设计这类功能地图的时,运用了很多简化与抽象的表现手法提高使用者的使用效率。

4. 总结

回望过去,我们可以发现“信息纵深的展现”、“通用性与标准化”和“根据实际需求做出简洁易用的地图”这三点,依然是衡量地图是否好用的关键。

现代人的生活越来越便利,饿了可以叫外卖,可以在家利用网络办公,就连社交圈也被搬到互联网。正因如此,我们对周遭的环境越来越漠视与陌生。如果你对远方还心有所动,请背起行囊,拿起地图,在旅途中感受一下这个伴随人类几千年的工具所散发出的无限魅力。

参考文献:

木村博之. 图解力[M] .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13. 142. 

Jeremy Harwood. 改变世界的100幅地图[M] .北京:三联书店,2010.

Simon Garfield. 地图的历史[M] .台北:城邦出版集团,2014.